「嫁來台灣的姐妹,並不是單純像媒體所述只是為了賺錢來到台灣,而夫家也並非都是想要欺騙新移民,她/他們心中也和每一個人一樣有著對幸福家庭的嚮往……」

對於「婚姻」這件事,不知道大多數的人是否和我一樣,認為婚姻是愛情的延續,甚至是終極目標。至少我曾經深深地相信,沒有愛情的婚姻根本無法維繫,甚至我認為沒有愛情的婚姻就是一種虛偽,而對待虛偽婚姻最好的方式,就是結束它。由於對婚姻有著崇高的期待,因此我對於媒體報導的新移民仲介婚姻相當不認同,認為新移民在這樣的婚姻根本沒有幸福快樂可言,而且我生氣女性的自尊與自主權就在這個過程中蕩然無存。為此我曾經對朋友發下狂語,如果讓我從事新移民工作,我要讓新移民脫離買賣婚姻,離開不公平的關係,真正做自己。當時的朋友笑我,又多了一個專門叫個案離婚的社工。當時的我,自以為是正義的使者,想要解救這些年紀與我相仿的女性脫離買賣婚姻的泥沼(現在想起當時的狂妄,真的是覺得好笑又羞愧)。
 
然而實際進入新移民領域工作,我發現這些遠嫁來台的姐妹並不是像螢幕上那般懵懂無知、無法自主,她們對於嫁來台灣、生活在台灣多半有她們的思考歷程。有一個姐妹對我說:「在越南很多男人都不工作、不負責任,都是靠女人賺錢,所以我不想嫁給越南男人。台灣老公看起來人很好,也有工作,我們有一起出去玩幾次,覺得他不錯,所以才決定嫁給他。」另外一位姐妹說:「越南生活很困難,聽說嫁來台灣生活比較好,也可以幫忙越南家裡過得好一點,所以就想要嫁來台灣。」我這下才逐漸了解,新移民姐妹並不是我以為地那麼傻、毫無選擇權,其實她們心裡對於結婚的另一半應該要有怎樣的條件,比當時的我更有深刻的體會。而我自己一直將結婚定位為「兩個人」的事情,只關注兩個人個性、想法到底合不合得來,但姐妹卻將自身的婚姻能否改善娘家生活也列入考慮,她們對於原生家庭的愛與責任讓我相當驚訝與感動。
 
而關於解救新移民姐妹脫離買賣婚姻、鼓吹姐妹離婚的想法,隨著與姐妹越來越多的對談後,逐漸有些轉變。曾經有一位越南姐妹阿水對我說,她因為從小父母離異,所以一直希望有一個完整的家,雖然是透過仲介介紹嫁來台灣,生活過得不算寬裕,但她有先生、孩子,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她很珍惜有家的感覺。我也才逐漸發現,嫁來台灣的姐妹,並不是單純像媒體所述只是為了賺錢來到台灣,而夫家也並非都是想要欺騙新移民,她/他們心中也和每一個人一樣有著對幸福家庭的嚮往,姐妹甚至願意冒險遠渡重洋來築夢。自此我開始了解,如何協助新移民姐妹真正在婚姻與家庭中獲得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我發現自己,從不滿仲介婚姻的現象,不斷計較這當中權力不等的立場,開始轉而懂得去欣賞在這個現象中,每一個人對「幸福」的努力追求,不論是姐妹、先生、夫家家人,跨國婚姻都是他們當下對「幸福」的自我抉擇。
 
而和新移民家庭工作久了,會看到很多不同類型的家庭。年過半百的大陸姐妹嫁給年紀相差2030歲的榮民伯伯,一直以來被專勤隊視為假結婚的標準類型,而外界也多半認為大陸姐妹是貪圖遺產才願意嫁給年紀這麼大的榮民。一位大陸姐妹趙姐告訴我,榮民伯伯因為年紀大、身體不好,之前回大陸探親時一直都是由趙姐協助照料生活,後來榮民伯伯返回台灣居住,但在台灣已經沒有親人,榮民伯伯相當孤單寂寞,因此多次希望趙姐可以過來台灣陪伴他。趙姐當時相當猶豫,因為自己尚有子女與親人在大陸,實在捨不得;但又牽掛榮民伯伯一個人年事已高、沒有人照顧,擔心榮民伯伯會發生意外,為此大陸姐妹煩惱好久,最後,念在舊情,她才答應與榮民伯伯結婚來台生活。對於這位大陸姐妹來說,結婚早已經不是年輕時期的戀愛決定,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相互關心照顧的承諾與情分。
 
一位越南籍的姐妹,嫁來台灣才發現先生有精神疾病,嚴重的時候甚至會自殺殺人。面對夫家結婚前對丈夫精神狀況的隱瞞,越南姐妹承認自己曾經怨恨過,但她卻沒有選擇離婚。面對這麼大的精神壓力,我問她是怎麼在婚姻裡撐下去的?她說是因為捨不得婆婆。婆婆對她很好,為了照顧精神疾病的兒子,即使年紀很大還是努力地去工作,默默忍受兒子隨時可能發病的壓力。她在婆婆身上看到了一個母親對孩子無止盡的愛。因此越南姐妹想留下來陪伴婆婆,也想要努力地讓自己更好、讓孩子即使在困難的家庭環境中仍然獲得滿滿的愛。
 
從婚姻移民女性對婚姻的選擇,我看到不同於我自己對「婚姻樣貌」的界定,也許是不是愛情無所謂,年紀差距、身體缺陷也不是問題,而是彼此真心相待、願意承諾相守的心意,才能真正讓婚姻的道路走得更長久。這個婚姻的樣貌,雖然迥異於我們習慣的門當戶對、男才女貌,但跟表面看起來登對恩愛、私底下卻大搞外遇、棄對方於不顧的婚姻,不知道究竟誰才是真正的「虛偽結婚」?


本文擷取自善牧叢書「嚮往幸福的身影」

全站熱搜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