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基金會服務受暴婦幼、不幸少女、中輟生、棄虐兒等對象已有22年的歷史,當初為了預防青少年犯罪,善牧接受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辦理「萬華少年服務中心」(現為「西區少年服務中心」,並於街頭、學校及社區展開各種危機兒童與少年服務,進而從服務經驗中觀察到中輟生問題之嚴重性,於民國87年成立了全台第一所合作式中途班,同年相繼在台北、宜蘭兩地成立「台北善牧學園」及「宜蘭善牧學園」,為中輟生設計創新、適性的課程,並透過多元、活潑的教學方式及運用個別化的陪伴輔導,讓孩子改變態度,重拾學習的熱忱。

其中,善牧學園與一般教育體系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於有專業社工針對學生個案了解其中輟的原因,並有更多全方位的處遇,包含他的家庭、情緒、人際關係、偏差行為及學校適應等問題的個別化處遇,看待學生不只是學生的身份,同時更是一個需要各方面協助的青少年。

在台北善牧學園的多元化課程中,就有「戲劇」相關的課程。別以為這樣的課程只是教學生表演,課程中的老師都相當用心,正確來說應該是透過這樣的課程設計,帶領學生們進行自我探索。其中,在戲劇的前置課程,老師特別讓孩子們透過觀察與寫作,去了解身邊的人事物。



這堂課,是這樣來的~

文/戲劇課老師郁涵 

    設計此課程的動機,因善牧學園的教學環境有別於升學管道,有條件容納「更多自我認識與覺察課程」的園地。既然善牧學員給孩子不一樣的學習環境,更多元的學習,更多的生活技能,也許在課程設計上,更有條件好好整理從生活中長出來的經驗,於是讓孩子成為自己生活的報導者,共同創作「學園報報」(屬於青少年的社區報)的念頭就長出來了。

    孩子來善牧看似都是學生,也都遵循著一定規範,按表操課,然而,放下學生身分,每個孩子都有各自生命經驗形塑出的面貌、個性、思維模式,這些改變的力道,來自學校、家庭;甚至對他們而言,可能比其他家庭功能健全的孩子,更早來自於社會。

   有不少早熟的孩子,在從前翹家時,早已待過大半個台灣,對台灣土地的理解,依據他的生命經驗,自有他獨到的方式在擴展著生命,這些不僅以他十三歲的觀點記錄著台灣土地,甚至他自身的處境、際遇、與時空交互的作用力,也如實縮影在他所寫下點點滴滴的話語文字當中。

    另一個課程動機,來自我看孩子的部落格,其實洋洋灑灑他們也是可以寫很多的,並不乏寫作動能。自我情緒的抒發,當然是他感興趣的題目,不必催促也可以油然寫出很生動的詞語(只要不在課堂上寫作文)。這鼓動著我們,可以姑且一試,將這些日誌的私領域喃喃訴說,擴大、移轉。

  於是,藉由感知這個社會的「人事時地物」,知道這些怎麼影響我們於時空中的現在、過去、未來,甚至將原有經驗擴充到觀察、紀錄更多以前未曾好好檢視過的事情上,把目光從自己習慣的,涵容更多觀點,豐富自己的視野與生命,這便是這堂課想要努力的目的。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