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善牧臺北縣單親家庭服務中心主任李淑靜

 

    年關將近,家家戶戶都忙著準備過好年,開心的等待除夕晚,全家團圓一起吃年夜飯圍爐,不分長幼皆一起吃,在家的成員一定要等到全家到齊了才可開動,也要為未能回家吃團圓飯的家人擺碗筷,以表示全家團圓。這時,心裡頭想著一群單親婦女朋友,面對『年關和團聚』,心中無比的最尷尬與難受!離婚的她們曾經說過:『娘家兄弟多數不願意她們除夕回去圍爐,因為已經嫁出去了!』,喪偶的單親婦女心裡的悲悽感傷,難以面對『團圓』飯中獨缺一人的失落空位!


單親家庭真的不能有個好年嗎?



單親的姊妹之中的桂湘(化名)就不是這麼想~

    自結婚以來,前夫對待我像佣人一般,每年過年不僅要忙市場殺雞生意,連續好多天都是清晨出門,一直到黃昏市場結市都已經晚上9點多,雙手和雙腳都已經不聽使喚的疲憊不堪,還要忙著傳初一拜天公等等的事情,如果不順婆婆的心,還要遭受前夫一陣毒打,甚至不准我回娘家;終於今年我決定走出那個讓我生不如死又痛苦的地方,因為那裡不是一個『家』,雖然剛開始真的有些不甘願放棄自己努力賺取的錢財,但是想起自由,我決定讓今年的年可以喘口氣,輕鬆的過我想過的年,你問我要怎麼過?好多年都不能出去旅行,所以我很想我會帶著孩子找個好玩的地方好好的玩,輕鬆一下,因為孩子跟著我受苦了好多年!或著去泡溫泉也好,洗去這十多年來的霉氣……

離婚後的我深深覺得『過年』可以自在的選擇想過的假期,女人真的不必再受傳統的規定,忙得不知自己是什麼?


亦鈴(化名)姊妹的單親故事是這樣的發生~

亦鈴30歲,先生因心肌梗塞突然過世,獨自扶養4歲的兒子,談到過年心裡很不是滋味,因為先生過世還在百日內,因為習俗關係不能過年,娘家竟然還提出說希望他今年不要回家過年,忽然之間她不知如何度過這個傷心的年?堅強勇敢的她總是會向好友和尋求台北縣單親家庭中心心理諮詢,傾聽她喪夫之創痛,找到支持後,她發現自己可以不需要家人才叫做團圓,和兒子一起過屬於自己的年,年夜飯也可以自己很簡單的烹煮一些年菜,最棒的是可以百無禁忌的多擺一雙屬於先生的碗筷,和在天上的他團圓!她不斷告訴自己:『我有能力照顧自己,那種感覺會很好的。團圓飯誰說一定有人才算數,那個人一直都會在我和孩子心中,我們一直都在團圓中。』 

開始的時候真的無法面對先生的死亡事實,又遇見年關將近的時刻,家人的拒絕更是令我難以承受!我從失落的創傷中以為自己無法渡過這個年,但當我真心思索『團圓』的意義,發現思念他就是一種團圓,聽見孩子說:『爸爸在天上一定會和我們一起過年的』,孩子天真的相信,讓我體悟到純真是面對生命的起落之間,讓生命空間更大!年就好過多多了!我想台北是一個不寂寞的都市,我可以有很多活動參與,我也不會寂寞。


年紀不小離婚的羽美(化名)姊妹對過年不同的經驗

五十一歲才鼓起勇氣和先生離異,長期為了先生的賭債就像無底洞一樣的付出,所幸自己還有能力工作賺取生活費,但是隨著年紀大了,是該計畫退休生活!離婚後孩子不能理解自己的決定,受到『媽媽是無情的』烙印,真的很痛苦,折磨自己五年多!當然每年過年都邀請孩子和自己過年,很遺憾孩子們都不領情,一年一年的過,參加很多成長課程和團體,我已經從非常落寞孤單,到現在走出背叛婚姻的單親的陰影;近年來過年的時候,我會做一些小點心、燉煮一些年菜,送給一些好朋友,也曾經到朋友家過年聚會,當然我的經濟能力還算足夠,也曾和三五好友出國旅遊!以前總是以為別人會輕視離婚的女人而感到自卑、自憐,當主動和人交往、互動,慢慢就會發現其實朋友都很關心自己的,過年可以做的事情真的很多,自由的單身可以選擇休息、休閒旅遊、打打電話拜年連絡感情。當自己輕鬆的放下傳統的包袱,孩子們也會問候自己說:『過年還好嗎?』,所以當自己不在執著過年的既定形式的時候,好像天天都可以是過年!


單親家庭在現代的社會已經不是少數族群,選擇一直停留在孤單無助的傷痛情境中,只有更寂寞無援。我相信有許多的單親家庭願意給自己一個機會,就如上述幾個真實的單親姊妹故事,她們創造一個看見自己和關愛自己的環境,發展個人的自主性,增添一份獨特的自信心,用幽默感克服生活中的危機處境。失落婚姻、失落親人是很傷人的事實,但是在人生劇本還沒有關閉結束前,如何再次擁有真實的下一段生命劇本,是很重要的!『過年』團圓不是唯一的儀式,還有除舊佈新的意義,利用過年打掃環境的同時,多一些時間用在找回自己、清淨心靈,讓心靈除舊佈新,新的一年將注入豐沛的能量,活著才會接受更多的挑戰和自我成就實現。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