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072.jpg


文/嘉義大學幼教研究所黃婉盈

         
         投入葉老師麾下,擔任計劃助理迄今也將近兩年了。在這七百多個日子以來,我的生活除了日常必需活動與學校的課業之外,這個計畫也佔了很大的比重。也許是因為我追求完美的瑕疵性格所致,又或許是旅居在外的異鄉人以工作慰藉思鄉思親之情而投入,又或許我跟這個計畫、個案、課輔員與因這個計畫所接洽的許多善心人士有緣。



         新住民雙重弱勢家庭課輔計畫,聽起來很拗口,但是卻很清楚地表達我們服務對象的處境。它的前身是新住民暨身心障礙雙重弱勢家庭訪視計畫,原本鎖定新住民與身心障礙者結合的家庭,後來擴大為今日新住民與低收入、身心障礙配偶、隔代教養等弱勢條件結合而成的雙重弱勢家庭。比起一般服務新住民的各種計畫,我們更縮小範圍,鎖定更為弱勢與困難的新住民家庭來提供免費的課輔服務。



         猶記得當初接下這個工作的情形,在我還是個懵懂青澀的研一學生時,承蒙老師厚愛,邀請我擔任這個計畫的助理。葉老師做事與求學的態度令我欽佩,我ㄧ方面希望有機會跟在老師身邊學習,另一方面也想從事一些社會服務的相關活動來拓展我的經驗,
因此我沒有猶豫太多便答應了。



         新住民的議題在幼教的領域中並不新穎,我在大學與實習階段已經接觸不少,也與一些新住民家長有過互動。我很單純地以為憑藉這一點點經驗與教育背景,我便可以了解計畫中所要接觸個案的樣貌,並且有機會略盡綿薄之力。在實際執行之後,我卻看到許多不同的新住民家庭樣貌,也深刻的體會到自己的能力淺薄,同時也感受到來自社福與教育單位的溫暖力量如何默默地在大眾看不到的角落在支持著這些家庭與孩子。



         在我們的計畫中,個案家庭往往不是存在單一的經濟或文化弱勢的問題而已。貧窮、語文刺激缺乏、教養技巧不足、暴力與忽視的潛在危機…等許多弱勢甚至稱得上是危險的條件充斥在孩子成長的環境裡。這些孩子不是愚昧,但是確實難以達到與同儕同水平的表現。除卻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他們沒有機會去討論與思考未來的問題,因為他們總是疲於解決眼下當前的問題。



        我曾與家長懇談對於孩子未來的學業安排時,聽過家長很無奈的表示:「我不知道能供孩子唸書唸到什麼時候……走一步算一步吧!」這時他的孩子才剛上國小,還有很長的學習之路,卻已經隱歿在茫茫不可見的未來裡。這些家長不是不懂教育的重要性,但是他們實在沒有能力去負荷對未來的投資。他們往往每天賣力工作,只能換得一家糊口。別說補習,就連連年調漲的教材與餐費都令他們負擔沉重。



        也許有人要反駁,四十年以前的台灣也都如此刻苦,但是貧窮人家仍不乏有苦讀有成者。但是我們在現場的課輔員發現,現在學校的教育要求的也跟以前不一樣了。現在的學生念書不是只要課本就好,他們的聯絡簿會要求要上網查資料、要設計與製作繪本、要外出旅遊拍照寫心得…。這些活動從教育的觀點來看,是「從做中學」、是「自主學習」、是「多元智能」…。但是,我們的個案家庭家中沒有電腦網路、沒有蠟筆色紙、沒有相機轎車…。老師精心設計的學習活動,他們無法做到,他們錯失了這麼豐富、這麼有趣也這麼重要的學習機會。



         這並非老師的錯,他不過是很盡責地安排了對學生幫助最大的學習活動,畢竟我們無法要求其他能達到這些要求的家庭與家長必須為了其他弱勢的孩子放慢學習的腳步。只是這樣的差距在學習的過程中不斷的產生與累積,等到這些孩子首次面臨升學的壓力時,他們已經落後的太多而無力去追趕了。同時,家庭的狀況更不允許他們有機會走向不一樣的道路,所以他們便很自然地延續原生家庭的文化與經濟弱勢條件,如此惡性的循環不知將持續到何時,甚至有機會更加惡化。



         在這樣的窘境中,所幸有國泰、善牧與葉老師等人責無旁貸地伸出援手,試圖打斷這樣的弱勢循環。這些孩子所欠缺的並不單單只是經濟的援助,更重要的是要在他們面前展現一個新的、豐富的文化刺激,並且在學習的旅程上協助與監督他們,讓他們在還不懂得教育重要性的懵懂年紀中,不要放棄奠定基礎的學習。所以,我們的課輔不單是要看顧孩子的功課,更重要的是喚醒孩子對現實與未來的真實感受,以我們的大學生課輔員為榜樣,盡最大的努力經營自己的現在。



         計畫執行至今,除了感謝國泰與善牧對我們的支持,最令人動容的是課輔員在這個過程中的付出與成長。時下被譏諷為草莓族的一群七年級生,竟能無畏路途的遙遠、家長的懷疑與課輔的挫折,持續地投注他們的熱忱與專業,給一群需要幫助的孩子。我們的經費有限,給課輔員的只有為數不多的薪資補貼,但是卻要耗去他們許多時間舟車勞頓,並要求他們紀錄與研習。我們的個案也往往相當棘手,因為不僅孩子學業落後,缺乏學習動機,家庭中也難以支持,令課輔員在這過程中平添許多挫折的經驗。但是這些課輔員都走過來了,而且越來越專業。



        每當細數每個個案家庭與課輔員的狀況,湧上心頭的除了對這些孩子的心疼還有的對許多課輔員的讚嘆。這個計畫雖然進行的時間不長,但是課輔員的陣容卻經歷過了傳承遞嬗與成長蛻變。他們的努力點滴呈現在紀錄中,雖然有許多孩子因為長期落後的問題,課輔的成效未能立即反映在成績上,但課輔員的到來對家長而言著實是令他們安心與感激的重要支柱,對孩子而言也是快樂與豐富的學習來源。教育的投資是百年大計,我們雖然難以立即回覆漂亮的成績單,但是相信我們種在孩子與家庭心田中的福音終會成為未來的希望。

 

註:婉盈參加國泰慈善基金會與天主教善牧社會福利基金會共同舉辦之「新住民雙重弱勢家庭到宅課輔」計畫,在嘉義縣市服務來自新住民雙重弱勢家庭的學童或幼兒,迄今將屆一年。一開始婉盈是以計劃行政助理的身分在幕後為計畫中所有的個案家庭與課輔員提供協助,包括課輔員與個案的媒合、課輔督導與教學支持諮詢等。今年暑假,婉盈並加入課輔員的行列,直接到現場指導個案的課業,並依據對現場的了解與經驗,進一步設計教材與策略,與其他課輔員分享。在這一年之中,婉盈以其教育專業為計畫中的課輔員提供諮詢與建議,同時也致力於教學資源的提供與支持,對提升課輔品質,有效幫助個案學習上有重要的貢獻。

    全站熱搜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