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親心家園主任杜明珍 


         在善牧工作6年了,我常常被問到善牧的復原力是甚麼?在被質疑有效否時,因為很難告訴質疑者我們做了甚麼?呈現效益為何,對案主產生了怎樣的期待性改變,近日在評鑑時一位資深評鑑委員也是如此問我:「善牧的『復原力』如何落實在婦保工作上,看到何種的改變是預期的,證諸貴會一個人價值高於全世界、惟愛完成一切這些的理念是如何實現在工作中」……



        當時這個問題好大也好重,對於一個常將這個疑問放在心上的我還沒準備好,但當下我和同事試著以僅有所知及做了甚麼用語言以如下來回應:在善牧工作我們認知「復原力」是一個人既有的能力或能量,但因生活或成長過程我們忽略了它,而在善牧特別看重的的是:如何激發一個人內在能力來對抗生活困境,而不一定只有物質資源,因為這是有時盡,而內在能源是可以源源不絕,因此秉持著這個想法,如果委員問我們做了甚麼?有甚麼改變?我想是很難回答的,尤其在極短期安置的庇護中心,但我可以回應的是在婦女或少女初來乍到時,內心帶著焦慮、驚恐、憤怒不一的雜亂情緒,我們敞開大門、關懷、迎接他們試著協助她們情緒平穩下來,再計畫未來如何開展;這個過程中關懷、陪伴、支持是一個重要的過程,這樣說可能很空洞。



        以實例說明:有對智能障礙姊妹,因家內性侵案件而暫時安置,來時因家人缺乏妥善照顧,全身皮膚長癬,造成其他同住案主的厭惡及迴避,而我們的工作人員帶著她們去看醫生,協助她們浴後用藥膏擦拭全身協助身體的復原,在她們像孩子般哭鬧想家人時,試著安撫讓她們能在法律程序未完成時,有個短暫的安身之處,我們可以選擇以不符安置標準拒絕個案,而我們做了,這是惟愛完成一切嗎?因為心中有愛所以願意作一些為對方好的行為,而這樣的愛不因對方美醜善惡,只因她來到了跟前,對於心靈的觸動,我們不知道對方有怎樣的想法,只因在此時此刻我們覺得這是該做的。有時在庇護中心工作,我們對於來來去去的個案,有時很短的時間我們來不及做一些甚麼,但在婦女離開時她們會說謝謝,「因為妳們不認識我卻願意幫我們比家人更好」,也有些婦女在日後會用丟包裹的方式,從圍牆外送進一些她們能做的感謝卡在一些節日時,有時婦女會捐一些衣服或金錢,因為在最需要時她們接受到了他人的關懷及需要,在能力好時不忘還有更多人的需要。



        我們不知道做些甚麼才會讓婦女或少女或孩童好過些,有時做一桌好菜或準備一些零食或全員出遊,有時一個小小動作比如擁抱或協助照顧小孩,在個案最需要時。



         這些作為,我們不知道對婦女有些甚麼影響,但是在一些時候過去後或者離開庇護中心後,也因著在生活中的一些觸動,讓這些他者有些不一樣的想法,願意為自己的願景努力。而這就像園丁,將一顆顆『希望種子』栽種在每一可能環境裡,無法期待或看見種子如我們期待般萌芽茁壯,只是盡其在我罷了。而這些希望種子相對的有時也在我們心中萌芽了!這就是我們對復原力的實踐。

全站熱搜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