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內政部移民署副署長謝立功、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立法委員楊麗環、泰國貿易經濟辦事處代表、美國在台協會代表。




長期關懷弱勢婦女的立法委員楊麗環與服務家暴婦幼已有21年歷史的善牧基金會,今日(10月3日)在立法院為特殊境遇之新移民婦女共同舉辦「新移民問題」公聽會。由於討論之議題牽涉之主管權責廣泛,現場不但來了很多關懷此議題的民間團體,內政部移民署、警政署、社會司、兒童局、教育部、外交部、陸委會、勞工委員會等也都到場全程參與會議,提供各部會的回應意見。另外,長期關懷婦女議題及弱勢團體的立委潘維剛、田秋堇及陳淑慧也到場參與公聽會,表示促進新移民女性權益的決心。


善牧基金會服務家暴婦幼、少女21年以來,自從台灣有外籍配偶開始,收容安置中心的個案便不乏來自東南亞國家、大陸的受暴外籍配偶。在服務的同時,善牧在近來也發現一新現象,即外籍配偶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後,即遭各種手段遺棄,甚至遺送回鄉,無法再進入台灣。這樣的案例雖然還未成多數現象,但卻有日益嚴重的趨勢,然而這一群在家庭暴力防治法及移民法都不屬於主要保護對象的外籍配偶,在遇到問題後求助無門,也釀成了許多家庭悲劇。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表示,雖說特殊境遇的新移民婦女遇到的問題需要在各個面向同時解決,但最基本的還是法律必須先提供保障,才能讓像善牧這樣的社福團體有法可據,進而協助這群婦女。





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在公聽會中談這群新移民婦女的新困境。




越南外配,懷著女兒被趕出家門

小萍(化名)是善牧基金會收容安置的一位越南籍外配個案,丈夫非常善待她,兩人在結婚後也生了一個兒子,過著平安美滿的生活,但當她懷第二胎時,婆婆介入他們的家庭,在得知第二胎為女兒的時候,用盡一切辦法將她逐出家門,理由是「妳是我家用錢買來的,兒子生完就是我們的,不是妳的,女兒可以給妳,妳可以離開我們家了!」就這樣,小萍帶著腹中的女兒,一路來到善牧的收容安置中心。之後小萍在丈夫的誘騙下簽署一份文件,事後才發現那是離婚協議書。但因其並非家暴個案,無法為案主申請到家暴相關補助,而以緊急安置的需求來說,勉強能讓小萍留至坐完月子,但坐完月子之後,雖然依法小萍可以依子居留台灣,但離婚後的她,工作、吃、住都是很大的問題了,如果她有幸找到工作,誰來照顧孩子?如果不留在台灣,小萍選擇將孩子帶回越南,依照當地的規定,台灣籍的孩子不能在學校就學,即使要上學,也只能選擇中文學校就讀,學費昂貴,也非她負擔得起,離開善牧收容安置中心之後,她該如何是好?





印尼外配,被迫與幼子分離

在善牧服務的新移民婦女當中,還有一名印尼籍外配,其親戚秀麗(化名)嫁給了台灣人,這名親戚的先生對她很不好,兩人育有兩名子女,而為了小孩,她始終忍氣吞聲,直到先生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逆轉,開始對她很好,她才對這段婚姻懷抱信心。在先生對她很好的那段期間,體貼她很久沒回娘家了,便鼓勵她回鄉看一下家人,還為她買了單程機票,沒想到,這一去就回不來,秀麗以為看一下家人便可以回台灣的家,後來才發現這是先生利用她的手段,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之後,便不讓她回到台灣。秀麗面臨突如其來的打擊,頓時精神崩潰,目前人仍在印尼,依舊無法返台與她的孩子相聚。




台灣目前外配人數超過40萬
楊麗環於公聽會中表示,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97年8月底止,外籍配偶新移民共計40萬8547人,其中外國籍配偶13萬8676人,大陸籍配偶26萬9871人,佔人口數(2300萬人)比例達到1.7%。另外,新移民所生的孩子—新台灣之子共計有25萬人,其中就讀國中小人數總計10萬3600人。近年來大陸及外籍配偶的新移民家庭日益增加,大陸及外籍配偶所生子女所佔的比率也日益增加,對台灣的教育、衛生、社會福利制度都形成新一波的問題與挑戰,外籍配偶不僅影響目前台灣的社會,她們的子女也將影響台灣的未來,不能不慎予因應。


而以善牧基金會的兩名新移民婦女案例來看,湯靜蓮表示這只是冰山一角,相信與善牧從事同樣服務工作的民間團體也不難發現有這樣的案例。然而要幫助她們解決問題,除了婦女本身要有法律保障及社會福利之外,婦女丈夫(夫家)的權責規範、子女的教育措施、輔導及福利也都必須著手解決或改善,才能真正解決這群婦女遇到的問題。




新台灣之子教育困境
在今日公聽會中亦被熱烈討論的,還有被帶回母親母國的新台灣之子教育問題。湯靜蓮說到,以小萍的案例來看,目前台灣之子在越南的正確人數有多少不得而知,而目前是否繼續增加、增加多少也不得而知。兩年前某企業因正視此問題的存在,與贊助NGO於當地開設華語學校,但因為越南台灣之子分散幅員廣大的各地,成效不彰,令人惋惜。然而,令我們更加擔憂的是,這些新移民婦女已經遭到如此嚴重的打擊及精神折磨了,還有多少可能能全心照顧到孩子們的教育?


對此內政部移民署副署長謝立功回應到,以移民署每半年一次的統計來看,目前在越南的台灣之子共計有578人,他建議可以兩個途徑改善孩子的教育問題,一為從外配基金給予相關補助,二為與當地政府協商,共同解決此一問題,畢竟孩子有一半的血統來自該國,該國理當有一半的責任,若孩子居留在該國,以長遠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能上當地的學校接受教育。





有法保護?外配很難知
另外謝立功在回應時表示,以法律的相關保障規定來說,目前「入出國及移民法」都有保障到這群特殊境遇的新移民婦女,只是施行細則必須再做討論與修訂,才能更符合社會現實需要。楊麗環對此則回應,法律的新增或修訂的確需花較長的時間,但無論是法條還是相關輔導、福利措施,最重要的就是讓這群需要用到的外籍配偶清楚知道,這才是重點。為此,外交部領事事務局科長李步青則表示,未來在外配入國前的輔導及入國後的輔導中,會更加強社會福利的相關宣導,讓外配在未來若遇到類似問題時,不會求助無門。


除此之外,與會的政府部會針對此一議題,皆表示需要更多的討論才能歸結出解決對策,所以在公聽會一開始,立委楊麗環就表示將以系列方式舉辦公聽會,於今日第一場之後,在未來展開更多的討論,尤其是推動修正入出國及移民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並制定人口販運防制法,對新移民女性及新台灣之子的權益做更完善的保障,並加強照顧這群新台灣人,繼續聽取民間團體的專業意見,且督促內政部、教育部、外交部及勞委會等權責單位落實政府各項輔導照顧措施。

全站熱搜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