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小羊之家 實習生/ 江宜盈

阿駿是幼幼團體的成員之一,也是唯一缺席第一次和最後一次團體的成員。

20638904_10155265974869597_5851525230061699163_n

在倒數第二次團體中,諮商師預告這次將是阿駿最後一次與大家一起上課,當時成員們感覺有些驚訝,更覺震驚的卻是阿駿本人,彷彿在毫不知情的狀態下突然遭受一道雷擊;之後阿駿從震驚轉為憤怒,直指著諮商師說:「你說謊!你騙人!這不是最後一次!」甚至作勢要出拳狠狠地揍向諮商師;再更後來,阿駿躲在藤椅後面喃喃自語說:「這次不算上課,我還有一次……」從藤椅的另一面看著阿駿,儘管交織的藤面阻擾我的視線,我仍能清晰看見阿駿的身軀是那樣的嬌小、神情是那樣的悲傷,對於大人的決定是那樣的無能為力。

還記得阿駿第一次進到團體時,已是整個團體的第二次課程;而阿駿表現得文靜成熟,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靜靜地坐在位子上,可是面對諮商師的提問卻能應答如流、舉一反三,一看就是個聰穎慧黠的孩子,難以想像這是他第一次加入團體,亦難以想像他只有五歲大。然而,在後續幾次團體中,阿駿卻表現得截然不同,既不願依規範坐在座位上,也不願參與活動、分享想法,更成為團體成員皆知的「不要先生」,像是刺蝟一樣隔絕別人,把自己封閉起來。

在其中一次團體中,諮商師請成員分享目睹經歷,雖然每個人都表現得相當緊繃,但仍鼓起勇氣地娓娓道來,分享自己在父母衝突時看到什麼、聽到什麼,是坐在旁邊看電視或是躲進房間偷偷哭,是感覺害怕或是生氣……唯獨阿駿遲遲不發一語,過了很久以後總算開口,卻只是低聲地吐出四個字:「我要報仇。」這樣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讀出一句台詞、念出一段詩篇一樣輕描淡寫,但也讓我感覺驚訝與不捨,驚訝的是一個五歲孩子怎麼會說出「我要報仇」這樣情緒激烈的語句?不捨的是這個孩子究竟在面對多麼痛苦的情緒以至於需要「報仇」?

直到一次點心時間,諮商師才終於決定出手處理阿駿的不參與和「不要」。我始終記得當時諮商師回應到:「哦!原來說『不要』就是要搔癢的意思啊!」然後開始搔癢阿駿到他說出真心話得為止;甚至後來阿駿繞著團體跑個不停時,諮商師便一把將他摟入懷中,緊緊地抱著他,很久很久都沒有放開。神奇的是,在搔癢和擁抱的互動中,阿駿原本緊繃的身體總是一瞬間柔軟而放鬆下來,而且從來沒有一刻笑得那麼燦爛;那個瞬間,我突然覺得阿駿不再像是一隻豎起尖刺的刺蝟,反而真的是一隻溫和親近的小羊。

其實直到最後,阿駿在我心裡留下的種種疑惑都沒有解開,我仍然不懂阿駿從哪裡學來「我要報仇」四個字?更不懂阿駿的心裡究竟承受多麼龐大的壓力和痛苦?甚至無法確定阿駿是否從團體中得到什麼、帶走什麼?只是這些不解都在阿駿從藤椅後面走出來,牽著媽媽走出教室後隨之離去。我相信,其實阿駿一點也不想當個成熟孤獨的刺蝟,他也想當個可愛且愛撒嬌的小羊,只是從來沒有人發現這個祕密;而當諮商師看見他的需要時,我想,那個擁抱不僅帶來好多好多的溫暖和關愛,肯定也正悄悄地帶來改變和希望吧!

認識更多目睹兒服務工作:http://cwv.goodshepherd.org.tw/seemore/understand.html

 

創作者介紹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