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高雄中心自今年起開始承接目睹暴力兒童及少年服務,為了讓更多相關領域工作者能夠了解如何協助目睹兒,今年六、七月在高雄舉辦二場目睹暴力兒童及少年專業訓練,並邀請張碧琴心理師來為專業人員們受訓。

課程一開始,張心理師提醒大家,在與目睹兒工作時,要與孩子整個家庭一起工作的重要性。她說,她很喜歡英文裡一句著名的諺語:「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拉拔一個孩子長大成人,需要一整個村莊的努力。)」每一個目睹暴力家庭的樣態都不一樣的,面對父母親吵架,每個孩子所感受到的威脅感是不同的,不能單由發生的頻率來衡量事件對孩子的影響程度,而是要用孩子的感覺強度來做。

目睹的服務工作首先是降低孩子目睹的風險,為降低這個風險程度,工作的焦點應從孩子轉為整個家庭的工作上,特別是當父母婚姻衝突越高,兒童出現的適應困難也越多,若孩子的主要照顧者沒有做好修復的工作,即便孩子做再多次的諮商也難改變核心問題。

比方有一位媽媽她總是偏愛哥哥,認為弟弟行為偏差,就像孩子的爸一樣,深入去了解發現,原來因為弟弟長得像爸爸,媽媽只要看到他就會聯想到不管事的男人,如果沒有解決掉媽媽受傷的這個部分,針對弟弟做再多的行為矯正工作仍是徒勞無功的。

我們過去總認為,孩子只要解除目睹暴力的危機,就能解決孩子的問題,然而,目睹兒的評估不應只是看他外在危機感是否解除,而是應放在內在危機是否解除。很多孩子帶著危機,隔很久才會出現狀況,比方這類的孩子他會以過度警戒、或是呆來表現。比方來說,有一個成年人差一點被熟人性侵,雖然沒有被性侵成功,但在心裡已經對她造成很大的創傷,事件後她必須戴著口罩才會覺得有安全感,因此要解決的不是她外在的危機,因為受威脅的環境已經解決,而是要恢復她心理的健康。

不論接觸孩子的時間點為什麼時候,或許對孩子來說,有可能問題已經發展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你仍可以透過一套脈絡來做評估,比方說從孩子生命中的重大事件來回溯,重大事件包含有親人過世、父母離婚等,並應去看孩子早期被照顧的歷史,這部分可以詢問孩子的主要照顧者。

人的記憶分為外顯記憶與內隱記憶,而內隱記憶通常與情緒有關係的,即使孩子在三歲前外顯記憶已經記不得,但內隱記憶是存在的,可藉由觀察孩子的互動來做評估。特別是在評估三歲到六歲的孩子,這個階段的孩子內隱與外顯記憶是模糊不清的,他們沒辦法說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但可以透過遊戲治療的方式引導他,看似在說故事,但已經是在問問題了。

評估時需要讓孩子與你有大量的連結,不要問會令孩子覺得會羞愧的經驗,比方說不問孩子你有幾個好朋友,而是問你跟朋友都在玩什麼,此外問遊戲的細節會令孩子覺得你很上道,也可以跟他一起玩遊戲,讓他稍為能放鬆。

而個案評估離不開他的家庭系統,社工需要了解評估的主導權是在社工身上,避免被個案問題牽著鼻子走,很多時候個案會抱怨出來的都不是真正的問題,比方有一位吸毒的女高中生被帶來諮商,她的媽媽一直抱怨孩子不了解她的苦心,一直覺得孩子的心留在已離婚的爸爸身上;然而與孩子聊時才發現,其實她是了解媽媽的苦心,也知道媽媽離婚後很辛苦,剛離婚時媽媽常要她去跟爸爸要錢,她都照做了,後來爸爸再婚,她很羡慕跟著爸爸的哥哥,因為哥哥有二個媽媽一個爸爸,但她連爸爸都沒有了。在這個評估中可以發現,媽媽給的資訊少了一大半,而媽媽自己本身也有創傷,給了孩子無形的精神暴力。

在輔導過程中,我們會先請家長帶孩子來,了解主要照顧者的功能與孩子被照顧的情形,順序是先做夫妻輔導,再做親子輔導,由於過程中已經先看過孩子,可以拿出孩子的反應來做說服證據,讓家長知道孩子已經受到影響的狀況,將主要照顧者的功能恢復好,接下來做孩子的輔導工作也就輕鬆許多了。

創作者介紹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