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基金會「小羊之家」社工蔡曼君口述,宣導企劃部林玉娟整理)

你允許自己生氣嗎?你覺得膽小害怕是羞恥的嗎?你是不是希望快樂的感覺永遠不會消失?可是,當所有情緒混在一起的時候,你常常不知道該拿自己怎麼辦……。

閱讀《彩色怪獸》我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它使我理解原來情緒沒有對錯,如果能早一點知道,孩提時代的我就能趕走住在心裡的彩色怪獸。

生氣是我的一部分

我是一名目睹暴力兒童社工,讀完《彩色怪獸》,我的腦海馬上浮現與偉偉進行輔導的畫面。偉偉剛來「善牧」的時候,據他的母親描述,偉偉是一個沒有煩惱的快樂小孩,雖然存疑但從外顯行為判斷我無從反駁。

有一個契機發生在兩個月後的某一次例行性輔導,那一天偉偉顯得特別不安,我問他:「你現在很緊張嗎?」偉偉一臉無辜,搖搖頭,我隨手拿起《彩色怪獸》繪本邀請他一起閱讀,讀完偉偉跟我說:「老師,我覺得我都是黑色的。」書裡的黑色代表害怕,但對偉偉而言黑色是”我好生氣”。

透過閱讀《彩色怪獸》,我察覺偉偉當下的情緒,也帶著偉偉感受自己的情緒:「原來我常常是生氣的,原來我可以跟老師說我都是生氣的」。得到大人的理解對孩子很重要,感覺偉偉變得平靜許多,我跟他約定下一次一起練習生氣。

怎麼練習?我拿報紙給偉偉,請他想像自己是一隻黑色的怪獸,藉由這個儀式般的過程,我想讓偉偉知道「生氣是可以的,生氣是我的一部分,生氣不會被討厭。」儀式的結尾,偉偉把報紙揉爛、撕破,調整自己黑色的情緒,藉由這個象徵性的動作,我想讓偉偉知道「生氣的感覺不一定要藏起來,而是可以把它放出來,然後好好整理。

當然偉偉不會只有生氣的情緒,他也有害怕的時候和高興的時候,自從偉偉學會認識情緒,他會跟我說:「在球池裡玩很開心,感覺悲傷我就畫畫。」在接納自己情緒的過程裡,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處理情緒的方法,小孩也不例外。

認識情緒認識自己

「察覺與辨識」是情緒教育的第一步。《彩色怪獸》以色彩代表情緒相當符合幼兒的直觀感受。黃色是快樂,會笑、會手舞足蹈;藍色是傷心,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紅色是生氣,想把怒氣發洩在別人身上;黑色是害怕,覺得自己好渺小、好沒價值;綠色是平靜,每個人都會喜歡這樣心平氣和的感覺。作者指出:「每一種情緒都擁有不同的顏色,這些情緒都屬於你,沒有對錯。

身為人我們有許多的情緒,但目睹兒最常感受到卻是生氣和悲傷。一旦目睹兒察覺自己也有黃色的時候、綠色的時候,這些正向的情緒經驗會累積,當家裡又出現混亂的狀況,孩子會知道即便處在很糟糕的狀態下,還是會有讓自己開心的事發生,因為過去正向的感受會提供孩子心理能量,讓他們有力氣面對並處理負面情緒。

當孩子的情緒教練

當孩子展現情緒時,家長可以扮演情緒教練的角色。有些家長可能覺得有難度,但我相信每個家長都做得到,因為家長一定理解孩子情緒背後的原因,只是能不能將自己理解到的事實,反映在行為和語言上。

做法其實很簡單,譬如,你可以讓孩子知道,你有察覺他特別喜歡去親子館,是因為親子館裡頭的桌遊,這會讓孩子感受到自己被關注,有被愛的感覺,那個快樂會因此變得更具體、更巨大;又譬如,你知道孩子的起床氣是因為沒有睡飽,你可以選擇先不責怪他,而是花一點時間表達你的察覺,這會讓孩子覺得自已被同理。

我常鼓勵家長用簡單的方式回應孩子的情緒,養成和孩子說話、解釋行為原因的習慣,漸漸地家長就會發現孩子的行為會變好,詞彙的數量也會跟著突飛猛進。

留一點等待的空間

情緒訓練是精緻化的過程,需要耐心的陪伴和引導。人都有分享的需求,以及被看見的需求,我們也會自己決定說出內心感受的時間點。當孩子還不想開口的時候,我會建議家長「等待」,等待的同時也是給孩子培養能力的機會。

如果是小小孩,家長可以跟孩子說:「我讓你在這裡生氣一下,我會等你,等你好一點,你再跟我說你怎麼了?」家長的態度要堅定,堅定不等於兇,也不表示家長要讓孩子予取予求,不過,一定要讓孩子知道你不會丟下他,你會等他、陪他。就像身為大人的我們也會等我們自己一樣,「你不會要求正在生氣的自己,下一分鐘立刻恢復平靜,那樣,也未免太嚴格了!」

創作者介紹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