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那些受苦的聲音

電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觀後感

善牧基金會台中中心主任楊雅華

 

電影開頭,兒童期的主角「小個」,背著書包竄逃到巷弄破房裡,那個小小奔跑的身影,讓我想起多年前服務的一個小男孩。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1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電影劇照)

他和小個有點像,矮小瘦弱,不多話,個性有點古怪,有時莫名就會發脾氣,被鬧還會哭了起來。有天放學他跑得飛快衝到課輔班,問他也不說話,反而是身旁的孩子嚷嚷大聲說:「他是被他們班的人追啦!」,原來小男孩已經被班上兩三個同學欺負很久了,他們看他總是一個人,又挺奇怪沒朋友,所以開始找他麻煩,排隊時故意頂他膝蓋,踩他腳後跟,拉他書包,他越是生氣罵他們不要這樣,那些同學更是開心的捉弄他,他為了躲他們,常常一放學就急忙衝到課輔班,深怕被他們抓到。

 

青春期的主角「夏隆」坐在教室桌子前,側耳觀望著一旁的同學似乎在嘲笑算計他,眨著眼睛不安的模樣,也讓我想起一位少女。為了躲避家暴,他跟著媽媽離開家,轉學到陌生的學校,因為一場誤會,她被班上的女頭頭盯上,串連班上同學排擠他,發考卷時故意跳過他,摸到他的東西就會大呼小叫說:「什麼髒東西啊?」,私下LINE邀約聚會還會故意問他:「ㄟ,怎麼沒有你,啊!我忘了,你沒有在我們LINE群組嘛!」,被孤立的她只能默默忍受這一切,假裝自己隱形在教室內,直到她的頭髮一戳戳的被自己拔掉,媽媽才發現她的痛苦。

 

一般人會認為暴力霸凌可能施暴者和受害人都是有問題的人,但其實很多施暴者外表都看不出來是會使用暴力的人,而受害人會成為被攻擊的標靶,也並不是他某些言行惹怒加害人,他只是很倒楣的剛好落單沒有夥伴,某些特質和一般人不太一樣,不太配合團體行動,這些沒有什麼不對,但當這些不合群的不一樣是不被多數人喜愛認可時,他就容易成為被暴力者攻擊的理由,就像電影中的男主角,他的憂鬱敏感,少話文靜,完全不是街頭黑人的男子氣概典型,「娘炮」是他被霸凌時的代名詞,即使他並不娘,也並未顯露任何似同志的行為,他被霸凌的真正理由只因為他是少數的特異份子,有著不屈服群體的特殊氣質,而這著實激怒以暴力成為權力者的老大。

 

「你終究要決定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但不要讓別人幫你決定。」 

這是這部電影的經典台詞,但自我何其難以尋找,當真實的自己是不被喜愛,被抵制嘲笑,甚至暴力霸凌時,若身旁沒有任何一位支持自己的後盾,那種疏離於人群的孤獨感,懷疑自我、吞蝕自信的痛苦,遠比暴力傷害更加讓人絕望。這也是為什麼學校校長希望夏隆出面指控霸凌時,夏隆大喊著說:「你不懂,這根本解決不了什麼問題。」,因為當夏隆被唯一的朋友背叛時,萬念俱灰的他死心覺悟,真實的他是永遠不會被接納的,只有成為最黑的「黑仔」,兇悍強壯,自己才不會再陷入被傷害的孤獨害怕。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2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電影劇照)

電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一幕幕都讓我想起許多服務孩子的面孔,貧窮、單親、暴力、霸凌,這些都是我們服務孩子成長的世界,他們也都面臨著和主角一樣的處境,孤單寂寞,好想趕快長大,離開這痛苦的地方,但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往哪裡走,當他們深陷暴力傷害掙扎迷網時,有些孩子幸運的可以擁有信賴的家人和朋友支持,就像夏隆的「乾爹」,帶著他學習浮潛憂鬱淚海,相信自我價值,最後也是真誠的愛,引領著夏隆回到自己最原始真實的內在小孩。

 

當表決舉手時,看見沒有人和自己一樣,你會擔心自己在少數的那一方,被視為怪胎異類,害怕被排擠攻擊嗎?

我們都希望這時有人可以拍拍我們的肩,告訴我們,這是可以的,你很特別,安心作自己,這份善意與尊重,能帶給孤單的人極大的信心與力量,而你我都可能是夏隆,也都可以是夏隆的乾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odshepherd 的頭像
goodshepherd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