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善牧基金會南區宣導企劃部組長鄭雅婷)

6歲的小女孩梅西,身處正在打監護權官司的父母之間,她的爸媽都想要她的監護權,也都覺得自己是為了梅西好,但是看起來真正對梅西好的,卻是這對親生父母親各自的新歡……

這是電影《梅西的世界》其中的片段,長期和單親家庭一起工作的善牧嘉義中心,將這部電影作為研習的影像媒材,讓我們同時能觀照自身的狀況。反觀目前的台灣,平均每十分鐘就有一對夫妻離婚,一年約有七萬個像梅西這樣的孩子必須面臨父母離異,此外加上近年來少子化的影響,一個班級裡有父母離婚、單親背景的孩子比例增高,這些孩子的身心狀況,誰來關心?



 假想一下,如果你的父母現在告訴你他們要離婚了,你作何感想?即便我們已長大成人,這樣的消息仍撼動我們的世界,甚至會影響到我們對於人的信任感,更何況是未成年的子女呢?

在大學擔任心理師的邱信凱分享到,曾有一位面臨父母正在談離婚的大學生找他諮商,你可能會覺得離婚對於已成年的子女來說,應該已經可以很從容地面對這樣的議題,但可以試著想想,在這個階段最容易聽到父母對子女說的一句話像是「如果不是為了你,我早就跟你老爸離婚了!」之類的話語,其實會很容易讓孩子產生婚姻等同於忍耐的觀念。

對於這位大學生來說,他也擔心他是不是該休學去工作,問他是否曾找父母討論過,他淡淡地回答:「他們吵架就來不及了,怎麼還會有時間管到他。」道出心中無限的無奈與茫然。

離婚對於成年子女都有可能造成身心的影響,那對於未成年子女呢?

而邱信凱心理師更提及,曾有一名女大學生不乏追求者,但卻無法進入一個關係內,細談之後才了解,原來她小時候曾經歷父母離異的過程,父親用非常難堪的方式,將有病痛的母親趕出家門,她說:「我的父親都這麼對待我母親了,我還能信任哪個男人呢?」

這不禁讓人想到離婚的過程,孩子最常面臨的狀況像是:聽見父母之間的爭吵、在孩子面對數落另一半的不是、關係之間的拉扯、強迫選邊站、孩子成為二方的傳聲筒,甚至是成為離婚利用的工具等。正當父母的愛恨情仇激烈上演,炮聲隆隆時,孩子往往就是那個


離婚對於男女雙方是個解脫、一個結束,但對孩子來說,卻是一個新的開始。

親子關係在不同的階段需要調整不同的互動方式,如果在早期互動中尚未解決的議題,或被忽略的問題,容易會成為青春期親子互動困難的來源。同樣,不同年齡階段的孩子,在面對父母離婚時會出現的反應也會不同,這與人在不同階段需要發展的議題有關,當這個階段需要發展的議題沒有被滿足時,在未來就有可能成為發展關係的阻礙。

比方說,零到二歲的孩子最需要有穩定、安全的時候,當這個階段沒有被滿足時,孩子可能會比較沒有安全感、甚至因未被注意而出現發展遲緩的現象;二歲到五歲的孩子則是在建立自我的階段,是需要建立依附關係的時候,面對父母離婚的變化,有可能會出現情緒不穩,甚至是行為倒退、自責的現象;五歲至七歲開始進入求學階段的孩子,可能會影響到的是無法正常上課外,也可能會產生被遺棄的感受等等。
當然,離婚的因素百百種,孩子面臨的狀況不同,上述的狀況不見得一定會印證在這個年齡的孩子,只是這世上又有多少個離婚劇碼是和諧又美好的呢?難道父母離婚對孩子就一定會是負面的影響嗎?是否能透過我們的努力,讓這樣的結果不必和家庭悲劇劃上等號,將對孩子的傷害降到最低?

其實不論婚姻狀況為何,孩子最需要的有三個因素,第一是穩定的關係與環境,這裡的環境指的不是地方而是主要照顧者,特別是在發展依附階段的孩子特別需要照顧對象的穩定性;第二個要有彈性,但這彈性中需要有堅定的原則;第三個則是讓孩子感受到有足夠的愛。

萬一雙方真的需要走上離婚之路,在面對無辜的孩子時,應該學習放下彼此之間的仇恨,用愛孩子的角度來出發,從身為孩子的爸爸、媽媽的義務來看,為孩子做好最佳的利益選擇,擬訂最好的照顧計劃。
只是能做到的父母真的很少,就連實務工作者也說不容易,但只要雙方有心,仍有一些資源與工具能夠幫助父母為孩子做最好的安排。善牧嘉義中心承辦嘉義市政府駐嘉義地方法院家事服務中心(以下簡稱善牧嘉義中心家事服務中心)社工說,如果雙方有小小孩,可以透過像是繪本,來跟孩子解釋離婚是怎麼一回事,如:《我的爸媽離婚了》、《好吵好吵》、《紅氣球》等書,雖然父母沒有住在一起了,但孩子仍是有一個愛他的爸爸、一個愛他的媽媽。

善牧嘉義中心家事服務中心表示,在嘉義有關於離婚方面的協助都可洽詢善牧,我們會提供專業諮詢,且適時連結相關親職課程,幫助雙方與孩子面對離婚這條路時,能夠協助雙方為孩子做出最好的選擇;而在其他縣市的民眾則可以洽詢該縣市的家事服務中心,讓我們一起幫助孩子走過大人間的風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odshepherd 的頭像
goodshepherd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