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常常會說,不管別人怎麼看自己,別人怎麼對自己,只要丈夫永遠站在自己這一邊,為自己說話,儘管全世界的人都說自己是壞人,都可以忍耐。」
 757944_100252032516_2  
今天接到來自大陸阿娟的電話,她問我,有什麼方式可以離婚又能拿到孩子的監護權?她不想要把自己的孩子留在台灣。經過一番的談話,電話那頭的阿娟從原先的堅強淡然轉為潸然淚下,突然電話那頭有稚嫩的小男孩的聲音。
「媽媽,妳怎麼了?你哭哭了嗎?需要幫忙嗎?」
「沒有,媽媽沒有哭啊!」
「那你怎麼聲音怪怪的?」
「沒有,你看媽媽沒有哭哭,你先去玩積木。」
「不要,我不要讓你一個人在這裡講電話,我要你陪我。」
「媽媽講一下電話等下就去陪你。」
「可是我不喜歡你一個人在這裡。」
我讓阿娟結束對話,先去陪伴她的小孩。
寫著接案表,心裡不斷地想,這些日子她一個人帶著小孩是如何度過。阿娟說,當初與丈夫在日本認識,當時她滿懷抱負與理想到日本求學,遇到了丈夫,被他的溫柔和幽默吸引,一頭栽進去。結婚後才知道丈夫的溫柔並非只用在自己身上。阿娟懷孕以後,丈夫開始晚歸;當孩子出生之後,丈夫開始不歸,阿娟獨自帶著孩子回到台灣,而丈夫還是留在日本經商。一開始丈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孩子對爸爸的印象少之又少,但每一次讓孩子與丈夫通電話,孩子知道阿娟天天都在等待丈夫的回應,總是貼心地跟見面次數少之又少的父親說:「爸爸,我好想你喔!你要快點回來喔!」就這樣四年過去了,孩子也三歲了,阿娟的丈夫做了一件事情,讓阿娟開始對婚姻不抱任何期待。
 
「那個小孩是誰?」阿娟這樣問著。
「什麼小孩?」阿娟的丈夫裝作不知道。
「戶口名簿上有個小孩,登記你和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你說說看那是誰?」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需要隱藏。對,那是我跟別的女人生的小孩,怎麼樣,你有意見嗎?」阿娟的丈夫一把將阿娟推倒在地。
「你做了這樣的事情,還可以這樣厚顏無恥的說這些話,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和小孩的感受?」
「你如果不爽,你就離婚回去大陸,反正孩子我是不會給你的。」隨之而來的是丈夫的拳打腳踢。
 
阿娟在轉述這些對話的過程,語氣盡是淡然。她說一個女人認定一個男人只要十秒的時間,因為妳會以為那個男人就是妳的全世界,儘管他沒辦法完全屬於妳,妳會為了保持這個世界繼續轉動,留在原地等他回來。但是那一天,她原先以為的那一切,就這樣毀滅了,夜裡還是只剩下她和小孩,不會再有別人。
 
姊妹常常會說,不管別人怎麼看自己、怎麼對自己,只要丈夫永遠站在自己這一邊,為自己說話,儘管全世界的人都說自己是壞人,都可以忍耐。這就像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只要你在乎的人相信自己,什麼都不可怕。阿娟說:「連我的丈夫都背叛了我,還有誰可以值得我信任?」
 
跨國婚姻的組成,許多人會說沒有感情基礎,但我覺得只是雙方對婚姻的期待不同,有些人會隱瞞最原本的動機,有些人則會在結婚前將動機表露無遺。我遇見許多新移民對婚姻的忠誠和付出遠超過所謂的「愛」,他們說不離婚不離開,不是因為夫家有多少錢,而是因為丈夫或是夫家人對自己的好;或者是因為孩子,不想要讓孩子沒有人照顧;或者是因為社會的眼光,亦或者只是期望有個家的夢不想被破壞。許多的原因,其實都只是因為「情」,不管是親情、恩情、愛情,都是牽絆著她們的最主要原因。
 
阿娟和丈夫是自由戀愛,他們有感情基礎,曾有過山盟海誓,也曾有過至死不渝長相廝守的期待。面對丈夫的外遇,阿娟從原先的否認、懷疑、氣憤到最後的接受。我替她高興的是,她選擇了面對,而不是一直躲在自己設定的家的想像中。只是對人性的不信任,很難讓阿娟對其他人敞開心房,我想與阿娟的工作就要從「信任」開始。
 
《嚮往幸福的身影》為善牧基金會新移民領域全體工作者合著的書,欲購買請上:http://goo.gl/J5HFDC
更多《嚮往幸福的身影》相關文章,請上:http://goo.gl/Ucggv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odshepherd 的頭像
goodshepherd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