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台北學園)自我認識團體 

(善牧台北學園) 自我認識團體

 

文/台北善牧學園社工許雅雯

 

記得小T剛來的時候,穿著是HIP  HOP風,外表很酷,讓人非常有距離的難以靠近。試讀期的時候他總是獨來獨往,跟工作人員講話的時間也不多。每天中午他總是會要求工作人員開團體室讓他練習舞蹈,但他會把門鎖上不讓其他人看到,後來我從監視器上看到他練舞的動作,我有點震驚,因為他的動作跟專業舞者幾乎沒有兩樣,後來得知他學過舞蹈也曾經在PUB當過舞者一段時間,會離開這份工作是因為父親的過世,讓他開始思考他不要讓父親失望,所以主動跟學校聯絡要復學。

 

小T的父母在她還沒上幼稚園前就離異了,由於父母都忙於工作無法照顧小T,因此國小小T就換了三個住所,也因此轉了3所學校,小T表示在就讀第一所學校時,功課還不錯,也會去補習,小四轉到另一所學校時,由於跟同學都不熟,開始被排擠,小T也曾經跟老師講過被欺負的事,但老師總是沒有處理甚至是認為小T自己的問題,小六小T又因為轉換住所而轉學,不過有了先前的經驗,這次小T不再當默默無聲的學生,他開始會反擊,的確這次他沒有再被欺負。

 

升上國一時,小T原本也想好好讀書,當個乖學生,但是總是會有人故意惹他。小T開始和校外的朋友有接觸,久了之後小T開始不去學校,原本和媽媽住在一起,也因此搬離家裡和男友住在一起。在和男友住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小T開始到PUB工作,後來因為男友有暴力行為,小T才搬回家中和媽媽同住。幾次小T想復學,但因為學校要求必須先通過觀察期才能復學,若是遲到就必須重新觀察,小T因此一直無法復學,後來又中輟了。

 

那晚,小T接到姑姑的電話告知父親在醫院,已經快要不行了,小T顧不了還要上班,匆匆忙忙的坐上計程車趕往醫院。看到父親虛弱的躺在病床上,小T眼淚不停的流下來,腦海中想著去年回家父親跟他說的話:「你這是什麼打扮?跟酒店小姐有什麼兩樣,你不是我的女兒,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你的東西我全部都丟了」。那時,小T寫了一封信要給父親,但父親連看都沒看的就在小T面前當場撕掉。這些畫面在小T的腦海中不停的播放著,內心充滿著懊悔,但不管說什麼已經無法讓父親的病情好轉。

 

在小T的父親過世後,小T主動聯絡學校復學,來到了台北善牧學園。小T在剛來時很認真的上課,努力學習,尤其是英文,更常在課後留下來學習英文,學期結束後,小T還是每天來學園學習英文,直到後來去打工。剛就讀高職日間部時,小T因為時常遲到而被學校記了過,差點就要被退學,但他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要讀書要往上爬,於是後來轉到夜校,目前就讀穩定,現在小T很努力的往他的夢想一步一步邁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odshepherd 的頭像
goodshepherd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