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表示,在家暴中孩子受到的傷害並不比成人小。



2001年6月24日「家庭暴力防治法」上路,自此,每一年的6月24日前後為「家暴週」。在家庭暴力防治工作上服務已有22年歷史的天主教善牧基金會,於98年6月23日舉行「誰是下一個無辜犧牲者?救救高危機目睹兒」記者會,趁著在家暴週社會大眾特別關注家暴議題的此時,呼籲大家關懷長期以來在家暴議題上較受忽略的目睹暴力兒童,這場記者會與會的貴賓包括內政部兒童局主祕陳坤皇、台北市政府家暴中心主任江幸慧等代表,共同為目睹兒發聲。




台灣目睹暴力兒童,一年10萬人


自4年前邱小妹遭父親以鈍器擊頭致死,引起社會關注,今年4月10個月大的女嬰黃小妹遭父親丟入煮麵鍋燙傷致死、10歲男童親眼目睹阿嬤將阿公砍殺肢解,以及高雄一名兩歲大的女童遭父親以掃帚毆打致死……一連串兒童虐待的新聞事件又再度引發社會嘩然。善牧基金會表示,不只這些有新聞報導浮上檯面的悲劇,社會還存在許多與兒童相關的家暴事件,然而仔細分析每個事件背後的因素,這些身體受到傷害最後致死的兒童,幾乎都是長期處於家暴生活的高危機目睹兒童,以邱小妹及黃小妹來說,父母間的爭執、暴力長時間發生,而根據了解這些家庭的親友說法,父親平時對她們依然疼愛,但兩人卻因酒醉失控將孩子做為出氣的犧牲品,讓家暴高危機目睹兒最後成為無辜的生命犧牲者!



根據內政部統計處最新資料顯示,97年家庭暴力通報案件數為79,874件,若以家庭平均子女數1.2計算,國內一年有95,849名,也就是近10萬名目睹家庭暴力兒童,等於每天有263名目睹兒正在承受看不見的痛!隨著家庭暴力通暴案件每年增長的情況來看,目睹暴力兒童未來只會有增無減,以96年估算87,127名目睹暴力兒童,至97年95,849名,一年即成長10%,社會若長期繼續忽略這個問題,像邱小妹及黃小妹這樣的悲劇,終究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善牧基金會,看見目睹兒沒有傷的痛


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修女在記者會中表示,自民國81年善牧基金會展開受暴婦幼的服務開始,在服務的經驗中便深刻體認到目睹暴力兒童服務的重要性,她提到,當時善牧服務的兩名5歲男孩,一名因為受到家暴波及,父親毆打母親之外,還會拿他的頭去撞牆,導致他後來只要看到成年男性便感到害怕;另一名則因為目睹父親對母親施暴,來到善牧庇護家園之後沈默寡言,在無人看管的情況下時常用頭部去撞擊牆壁;還有一名小女孩,幼稚園老師向庇護家園通報她拿蟑螂藥給同學吃,一問之下才發覺小女孩長期目睹父親向母親施暴,還動輒拿農藥逼迫母親吞下,導致她模仿……



湯靜蓮修女說,善牧基金會在受暴婦女和目睹暴力兒童的庇護安置和創傷輔導工作中發現,孩童所受到的傷害並不比成人小,暴力家庭中不僅婦女需要協助,長期目睹暴力下成長的兒童,受到的影響同樣需要被協助。也因此,為使目睹暴力兒童權益受到正視並協助孩子的創傷與復原,善牧早於民國86年即開始發展目睹暴力兒童之服務工作,聘用專責的兒童社工進行兒童評估和輔導等工作,其後因為服務的拓展,並於民國90年正式成立全台灣第一所,也是目前全國唯一一家的目睹暴力兒童服務機構「小羊之家—目睹暴力兒童服務中心」,期望陪伴孩子度過生命的黑暗時刻,協助他們走過找尋「勇敢」、「力量」與「希望」的復原旅程。




內政部兒童局主祕陳坤皇表示,目睹兒的服務工作,即預防受害人成為未來加害人。



與會貴賓陳坤皇在致詞時表示,非常感謝善牧在家庭暴力防治法未上路之前,就積極地展開家暴婦女及兒童的服務工作,尤其目睹暴力兒童的專業服務,更在預防今日的受害人,成為明日的加害人。他提到目睹暴力兒童需要大家共同努力關注,目前內政部兒童局正在推動高風險目睹兒方案,從學校的宣導開始做起,為的就是防患於未然,減少更多未來的社會問題。




北市家暴中心江幸慧主任在記者會中呼籲,期盼社會支持善牧的目睹兒服務工作。



另一位貴賓江幸慧則提到,善牧基金會在民國80年代即展開家暴婦幼的庇護工作,至90年目睹暴力兒童服務中心成立,與台北市家暴中心合作密切,亦承接許多目睹兒的服務方案,而台北市一年約有5千件婚暴案件,背後扮隨著相當多的目睹暴力兒童問題。她以昨日發生於南港,父親悶死母親,國一及小六的兄妹冷靜帶著父親往警局自首為例,表示這對典型的目睹暴力兒童,表現出超凡的成熟,卻令人相當不捨,而善牧的服務,便是帶領目睹兒通往復原的旅程,期盼社會給予更多的支持。







善牧目睹暴力兒童服務中心的服務特色



善牧目睹兒服務中心郁佳霖主任在記者會中說明目睹兒三大高危機。



1. 以兒童為服務主體:

與兒童一對一的會談,真實瞭解兒童的心聲及需求。兒童,跟所有的人一樣都渴望被人傾聽、被認為是個有價值的人,在我們的服務之中,孩子被注意、傾聽、反應。



2. 復原力觀點:

復原力是指人面對困境的能力,也是從困境中復原、學習、成長的過程一種能力,它可能是人本身固有的能力,也可以是學習來的。在服務過程中我們抱持著正向、樂觀及有希望的助人觀點與方法來協助孩子找出他們的內在資源以照顧自我創傷及失落並解決生活困擾。



根據上述的服務觀點及特色,善牧基金會為目睹家庭暴力的兒童提供個案輔導、團體輔導及心理諮商。近年來我們發現愈來愈多的兒童面臨出庭作證的壓力及矛盾情緒,故研發了「『I AM READY!』目睹暴力兒童證人法庭服務」來說,主要是提供給18歲以下,面臨出庭作證之目睹暴力兒童及少年,透過庭前準備、陪同出庭和庭後回顧等法律輔導課程,應用適合孩子可理解的輔導媒材和互動形式,協助孩子從課程中獲得法律知識、情緒安撫支持、正向效能的建立,形成可面對法庭壓力的心理預備勇氣和穩定感。





目睹兒三大高危機

善牧基金會「小羊之家」主任郁佳霖表示,在長期被社會所忽略的每年10萬名目睹暴力兒童中,首先迫切需要服務的,便是「高危機目睹暴力兒童」,以避免日後發生更嚴重的悲劇。就善牧基金會的服務經驗中發現,目睹兒一共有三大高危機狀況。



一、哪一天輪到我?─同住型目睹兒危機

身處於家暴環境中的目睹暴力兒童,每一次的暴力事件,雖然都是爸爸媽媽之間的衝突,但在一旁目睹暴力事件發生的孩子,卻也都必須承受無比強大的精神壓力,害怕哪一天再也看不到媽媽,甚至害怕哪一天自己變成爸爸刀下的犧牲者,暴力好像沒有停止的一天,沒有人知道他們會不會是下一個邱小妹妹或黃小妹妹……



小羊之家─威威的故事

威威的家總共有四個人,爸爸、媽媽、妹妹和他。威威今年四年級,而妹妹婷婷今年才一年級。從他們有記憶開始,兩個人就經常看到爸爸對媽媽暴力相向。威威永遠記得二年級那次,爸爸情緒失控,在家中一路追打媽媽到浴室裡,媽媽請威威報警,爸爸則站在瓦斯桶旁邊威脅大家,誰要是敢報警,他就要引爆瓦斯。



三年級時,媽媽受不了長期精神暴力和肢體暴力虐待,嚷著要和爸爸離婚,爸爸開始利用自殺來威脅媽媽,甚至在威威、婷婷面前調農藥,問兩個孩子要不要跟他一起死。多少個夜裡,威威和婷婷總是輾轉難眠,仔細聽著爸媽房裡是否傳來辱罵或摔東西的聲音,擔心媽媽再度受傷,也擔心爸爸半夜把他們挖起來,訓斥到天亮。



這一次,爸爸喝了酒後,跟媽媽再度發生口角,情緒失控的爸爸拿出菜刀揮舞,威脅要殺了媽媽,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拿菜刀出來,威威一聽到廚房傳出聲音,便趕緊跑到門外避難,嚇得兩腿發抖,婷婷則在爸爸旁邊害怕得大哭大叫,要爸爸不要傷害媽媽。在一片混亂中,婷婷被爸爸推倒的櫃子砸中腳踝,威威則陪著挨了爸爸一刀的媽媽前往醫院就醫……





二、幸福的下一站在哪?─庇護安置型目睹兒危機

脫離了家暴環境,與求助的母親一同來到安置庇護家園的目睹暴力兒童,並非從此感受不到任何威脅。過去的陰影、新生活的適應問題、害怕未來再度發生相同的事等等,讓他們不禁懷疑,為何離家了還是如此痛苦……



小羊之家─小艾的故事

小艾,一個和媽媽住在庇護家園的10歲小女生,目睹媽媽被爸爸毆打重傷住院,媽媽在社工協助下進入庇護家園,小艾仍和爸爸同住,過了幾天,媽媽在朋友協助下將小艾接到庇護家園。



雖然可以和媽媽住覺得開心,但每天晚上惡夢不斷,常夢到爸爸殺了媽媽(創傷),也因為小艾的爸爸不時打電話探問小艾目前的住所,小艾非常擔心自己不小心透露住所,會害媽媽再被爸爸打、害怕自己的不小心而失去媽媽。因此,對於媽媽外出工作更有極度的不安,總哭著要媽媽不要離開(分離焦慮);除此之外,小艾常常心情不好,覺得自己很不快樂、很容易生氣,和家園的小孩也常有衝突,對家園任何人有很強烈的防衛,到了新的學校,因教材完全不同,小艾承受極大壓力,每天害怕上學、覺得自己很糟糕、很自卑(生活適應)。小艾每天的生活有好多的傷心、恐懼,有時候,甚至認為自己回去和爸爸一起住,就可以讓媽媽自由、讓爸爸不再去傷害媽媽了(暴力迷思),小艾隱隱的出現了一些些憂鬱的樣貌。



小艾以為,只要和媽媽逃出家裡,就可以有像天堂一樣無憂無慮的新生活,很多大人也以為,離開、什麼就都好了。但離開家裡後的生活,小艾必須適應新的生活、還有更多的不安與恐懼,還有對過去目睹暴力的陰影,小艾心想:「為什麼離開後沒有變好?怎麼還這麼痛苦?我的下一站在哪裡?」離開,真的就都好了嗎?





三、我不要做「抓耙仔」!─出庭作證型目睹兒危機

因家庭暴力事件引發的官司,必須出庭作證的孩子往往得承受極大的壓力,甚至仍然與加害者父親同住的目睹暴力兒童,在出庭後更不知該如何是好,父親輕則冷漠對待,重則施加暴力,把孩子當成另一個出氣筒。



小羊之家─志豪的故事

「我一定要出庭作證嗎?」隨著出庭的日數一天一天逼近,志豪開始愈來愈魂不守舍。「媽媽說我一定要去幫她說話,因為只有我才看到爸爸打媽媽,媽媽一直求我,我一定要好好保護媽媽,但是若爸爸知道我說了這些事,那我不是死定了?」小小的心靈充滿了很多的問號,沒有人能給志豪保證,也沒有人能給他答案。他只能自己對自己打氣說「我是個男生,不能那麼膽小了!」



出庭的當天,志豪盡可能離爸爸遠遠的,試圖躲開爸爸投射過來的嚴厲眼神。雖然說法官已經隔離問訊,但最後爸爸還是看到自己的證詞,爸爸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你很厲害嘛!」,這句話讓志豪的心跳得好快!



回到家後,志豪的惡夢並沒有結束,爸爸開始對志豪冷言冷語,並說對志豪很失望,白養了志豪,志豪好像做什麼都動輒得咎,爸爸總有辦法把錯怪到他身上。不但如此,最痛苦的還是每次爸爸喝醉後,就會抓著志豪質問「為什麼你要說謊?為什麼你要害爸爸?以後你媽要跟我離婚就都是你害的…」,爸爸激動的時候甚至會把志豪壓在床上,或用力的掐著志豪的肩膀及手臂,志豪嚇壞了,根本不知該怎麼辦,他的心情好複雜,他真的是家庭的背叛者嗎?爸爸為什麼要一直怪他?出庭之後,志豪儼然代替媽媽成為爸爸的出氣筒…….





高危機目睹兒需要即刻救援

這三大目睹暴力兒童的高危機狀況,在未得到協助的情況下,演變到最後,難保成為下一個生命犧牲者,郁佳霖表示,很多目睹暴力兒童並沒有直接受到身體暴力傷害,但現在的安然不等於永遠的平安,這些情況就像不定時炸彈,如果沒有你我的即刻救援,難保不會出現下一個邱小妹或黃小妹。

善牧基金會呼籲,有機會接觸到高危機目睹暴力兒童的人,包含受暴母親、其他家庭成員、社工、法官、學校老師等,都是重要的「即刻救援網絡」,可適時地給予協助或關心,或利用113婦幼保護專線轉介,別讓目睹兒孤單、痛苦地獨自面對問題。



幫助目睹兒,各界一起來

善牧基金會表示,如果民眾想進一步了解目睹暴力兒童相關知識或資源,可利用善牧「目睹暴力兒童諮詢專線 02-23811123」,或是善牧小羊之家入口網站
http://cwv.goodshepherd.org.tw ;另外,由小羊之家提供給未求助的家暴婦女「下一站,希望─家暴婦女親職手冊」,也可向小羊之家索取或於善牧官網、小羊之家入口網站直接下載完整內容。



愛心民眾若想幫助目睹暴力兒童,可透過一般捐款、捐消費券或捐發票的方式協助善牧服務更多的目睹兒,相關洽詢電話(02)2381-5402或上網
http://www.goodshepherd.org.tw 「幫助善牧」專區查詢。






台北指揮家管絃樂團即將演出,將票券盈餘捐予善牧兒童。



隨著經濟不景氣未復甦,捐款下滑的情況仍未改善,台北指揮家管絃樂團將於7月23日演出一場專屬兒童「故事音樂會」,捐出部份門票收益予善牧基金會,幫助更多的弱勢兒童,善牧基金會在記者會中除了感謝該團體的善舉,也盼望有更多的愛心企業加入幫助目睹兒的行列。






目睹兒平安救援儀式,左起善牧目睹兒服務中心主任郁佳霖、台北指揮家管絃樂團副團長吳英杰、善牧基金會執行長湯靜蓮修女、北市家暴中心主任江幸慧、內政部兒童局主祕陳坤皇。






在這場記者會的最後,除了湯靜蓮修女帶領著大家共同為台灣的受苦兒童祈禱之外,更舉行了「目睹兒平安救援儀式」,由與會貴賓、湯靜蓮、郁佳霖等人將代表目睹兒的小羊一一帶至「平安草原」,示意用愛與關懷為目睹兒打造一個不受威脅的環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odshepherd 的頭像
goodshepherd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