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善牧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民國76年成立,以婦幼服務為立基,家庭服務理念為中心,幫助受暴婦幼、不幸少女、棄虐兒、未婚小媽媽、中輟生、單親家庭、新移民、原住民家庭及人口販運被害人服務 ,全台灣成立15所收容安置中心、24所外展服務中心,共有39個服務據點,秉持「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的理念,以慈愛及熱情接納並照顧每一位服務對象,並運用「復原力」使他們得以建立抗拒逆境與正向建構未來的能力,重回人生常軌展開新生命。聯絡電話:02-23815402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日常生活中你一定遇過這樣的人--沒辦法接受別人的批評,甚至會惱羞成怒。你會覺得這個人有點奇怪,不過是善意的指正,竟然會發這麼大的脾氣。那是因為,他的內在住著一個受傷的小孩,生氣的情緒底下,更多的是對自己的失望。

 

翻閱《蠟筆小黑》,我一下子就進入故事的情境,蠟筆小黑像極了我服務的目睹暴力兒童。蠟筆小黑不受歡迎,因為他畫出來的東西都黑壓壓的,既不能畫蝴蝶,也不是花朵樹木、藍天白雲,小黑總是被晾在一邊,不能跟大家一起畫。

蠟筆小黑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傾聽那些受苦的聲音

電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觀後感

善牧基金會台中中心主任楊雅華

 

電影開頭,兒童期的主角「小個」,背著書包竄逃到巷弄破房裡,那個小小奔跑的身影,讓我想起多年前服務的一個小男孩。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所看見的生命韌性-復原力概念展

透過溫暖文字與影像的傳遞
讓社工告訴你
生命韌性有多強大
你,也能看到自己身上的那部分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段小插曲,發生在善牧「小羊之家」社工與心理師前進國小校園輔導的家暴目睹兒團體。

團體裡有個男孩有過動傾向,在家裡,被酗酒的父親打得很慘,在學校,人際關係也不好。某次,心理師帶領孩子討論遇到家暴的應變方式,比方說,逃就對了,或是撥打113家暴專線。小男孩聽了很不以為然:「老師,我不怕痛;老師,沒關係,我可以打回去啊!」男孩習慣性地用嘻笑的方式掩蓋自己焦慮害怕的心情。

17201296_10154771993209597_804819138595455150_n

心理師聽出小男孩語氣裡的逞強。他認真看著小男孩的眼睛說:「我知道你不怕痛,但我很在乎你被打,我不能夠忍受你被打,我覺得無論大人或小孩都不應該被打,所以這個世界才會有警察,才會有113的電話……,你們每一個人我都很在乎,如果我有能力,我希望你可以不必被打,或是你快要遇到這個事情(被打)的時候,你可以順利逃開。」

聽完心理師的話,小男孩安靜了好一陣子,應該沒有人跟他講過類似的話……。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眩是個小學二年級的男孩,因為父母離異,且父親長時間不在家,獨留小眩及哥哥在家,也因為他們年紀尚小,沒辦法自理、覓食,常處肌餓的狀態下,在多年前因疏於照顧來到善牧的庇護家園,開始擁有正常的三餐,下午及晚上也有小點心可以享用。然而成長背景的匱乏讓小眩內心感到不被滿足,像是一個很大的黑洞,因此會出現了口語傷害、偷竊、偷吃和尿床等行為。

當小眩出現了這些行為,家園的社工阿姨、保育媽咪會陪伴他手洗尿濕的衣褲,也會告訴他家園內有許多的點心、保久乳、麥片,當小眩感到餓的時候可以來和社工阿姨說,社工阿姨幫他準備了一個專屬於他的點心罐,不僅滿足他想要吃的慾望,更是補足他心裡的缺乏;幾次的接受與滿足,讓小眩的心理似乎更強壯了,不再是一直枯竭的渴望,而是有力氣起來捍衛自己所擁有的。

小眩從極度的缺乏到現在已經意識到他其實已經「擁有了」的這一份安定和安全感,因著許多愛心捐款人的默默付出,讓小眩和善牧有足夠的後盾,現在小眩傷害性與情緒性的行為情況幾乎沒有了,我們不只看見了「愛」,是「愛」所給予孩子們「我有、我是、我能」的價值。

從長期的服務裡面,我們看見了陪伴與關愛的重要,不僅可以讓孩子找回自身的復原力,還能擁有很多的成長!善牧在此邀請大家,請持續支持善牧的星火傳愛服務計畫,讓更多的家創兒都能因著大家的愛心一同好起來!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 / 善牧高雄中心單親服務組社工 林怡萱  

 

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在家的守護下平安成長。主角酷瓜,看著自己的媽媽酗酒,自言自語對著空氣咒罵,彷彿是身處在另外一個空間的人,當媽媽出現憤怒情緒,酷瓜能夠做的只有抗拒,他萬萬沒想到,這麼做,竟造成媽媽的離開.....

酷瓜人生X善牧 酷卡

酷瓜雖然懼怕媽媽的暴力,但他從沒想過要跟媽媽分開,這個心聲也代表著每個受到傷害的孩子,最真誠的請求。為了讓孩子能夠安定生活,育幼院成了他們的家,卻是他們眼中的監牢。他們一起生活、一起上課、一起探索成長當中會遇到的任何問題,答案可能似真似假,卻也呈現出育幼院無法滿足每個孩子的需求。

goodshephe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